北京大学总裁班报名电话

010-62760270

010-62753413

首页 > 新闻资讯 > 别傻了,离开平台,你什么都不是!

别傻了,离开平台,你什么都不是!

北大总裁班 2018-12-11 新闻资讯 317

  小荷,我曾经的学员,以前在某外资公司采购部,近期岗位调整,到了一个清水衙门,伴随而来一件窝心事。

  她在采购部时,和一家供应商老板交情匪浅,那老板认为她很优秀,不但请她过去讲课,给很高的课酬,还表示,以她这样的能力,来自己公司当个副总经理绰绰有余。

  小荷到了新部门,收入比以前少,还整天琐事缠身,烦不了,想走。

  于是拨通那供应商老板的电话,希望去对方公司谋个职,还委婉表示不用“副总”那么高的职务。

  那老板倒是很客气,再次表达了对小荷能力的赞赏,对她公司“不惜才”也表示遗憾,但是小荷过来,那就是从“客户”手里挖人,这是犯大忌的,所以要从长计议......

  后来小荷发过几次微信,老板也没再回复。

  小荷问我要不要去见上一面?

  我说:“没有必要了,人家老江湖,说话留一线,不愿意点破。你自己也应该明白,不在采购岗位了,也就没了利用价值,以前人家说的都是客套话,千万别当真......”

  虽然残酷,但我还是说了实话。

  1

  这是一个功利的世界,当你背靠大树,坐揽资源之时,总会有人紧贴过来,向你百般献好,极尽能事,让你相信自个儿是多么的卓尔不凡。

  但是,真相只有在你离位之时才会呈现。

  著名演员阿诺·施瓦辛格,曾在网上发布过一张照片,他躺在自己的铜像下睡觉,并悲伤地写到“时代如此变化”...

  这句话并非感慨自己年岁已高,而是因为他当州长时,出席了这家以他雕像为名的酒店开业典礼。

  总经理向他承诺:“无论任何时候,我们会为您免费预留一间房间。”

  但是,当他从州长位子退下后,去入住时,却被告知要付钱,因为酒店房间现在供不应求。

  于是,施大爷才上演了这一出,其实他想传达一个信息:

  “当我处于重要位子时,他们总是称赞我,当我失去这个位子时,他们便忘了我,也不再遵守诺言。”

  他试图告诉大家,当人们认为你“重要”的时候,每个人都是你的“朋友”,但是一旦没有利益瓜葛时,你就可有可无了。

  施大爷不知道的是,中国早有句俗话总结这个现象:

  “在位时,如鱼得水;离位时,如驴打滚。”

  这句话,是听我一位老领导说的,他被免职时,众人对他的称呼迅速由“张总”变为“老张”,与此同时,也上演了各种变脸戏法。那老领导才做如此感慨。

  所以,杨绛说的一句话我特别认可:

  当你身居高位,看到的都是浮华春梦;当你身处卑微,才有机缘看到世态真相。

  2

  美国曾做过一项社会实验:

  一名男子在地铁站,用小提琴演奏着巴赫的几首曲子。并在身边放一顶帽子,以示乞讨。

  在45分钟里,大约有2000人经过,只有6个人停下来听了一会儿,大约20人给了钱就匆匆离开,他总共收到32美元。

  没有人知道,这位卖艺者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约夏·贝尔。他演奏的是一首世上最复杂的作品,用的是一把价值350万美元的小提琴。

  就在两天前,约夏·贝尔在波士顿一家剧院演出,所有门票售罄,聆听他演奏同样的乐曲,每人要花200美元。

  约夏·贝尔

  这项实验能衍生出很多说法,但有一点很值得思考:平台的重要性。

  没有声势浩大的伴奏、

  没有宏伟宽卓的音乐庭、

  没有璀璨闪亮的舞台,

  没有经纪公司长期的宣传与包装,

  约夏·贝尔再牛,可能只比其他流浪乐手多收几美元而已,这就是平台的力量。

  前段时间,认识了一位写手,曾是一个超级公众号主笔,很多流传甚广的爆款文章就出自他手。

  如今出来单干,做自己的公号,可是阅读量惨不忍睹,单篇能上1万都不易。

  是他的水平下降了吗?非也,仅仅是平台的缘故。

  在那个百万级大号,放张照片,写上一句:“我好爱你们哟。”,就能轻易突破10万+;

  而他自己的号,一字一斟酌,一句一拿捏,例证详实,金句扎堆,可几天过去仍然阅读量寥寥,无他,只是平台。

  就像白岩松说过的一句话:

  让一只狗天天上央视,就能变成名狗。但要知道,没了央视的舞台,很可能不用多久它就会变回土狗。

  我并非全然否定个人努力的作用,这相当于是阿拉伯数字的“1”,没有这个“1”,一切都是白搭。

  但是平台,就好比是“1”后面的“0”,每多一个,你的量级就会指数级攀升。

  离开它们,你就会贬值到底,毕竟,1元钱再好看,也不如100元招人爱。

  3

  你有没有发现,这人啊,都特别不容易看清自己,尤其是春风得意之时,无论是名不见经传的小荷,还是如雷贯耳的施大爷,抑或是那位大号阴影下的写手,都难逃此劫。

  这大概就是人类的一个共病:把自己的能力凌驾于客观环境之上。

  这种当局者迷的倾向,弗兰克在《成功与运气》中曾大篇幅提到,他曾举了个例子:

  每个人骑自行车,都会遇到顺风和逆风。可当你去GOOGLE里搜索“顶风”一词时,会出现一堆逆风前进的图片;而当你搜索“顺风”时,根本搜不出几张图片。

  这说明人们会高估自己的能力,而忽视环境的作用,这种自我仰视,往往会为今后的道路埋下败笔。

  朋友老法,是某集团大客户经理,他伺候一大客户8年,自认为从上到下交情到位,掌握力很强。甚至总经理也私下表态,在这行业里只认他。

  老法也到了纠结的年龄,还想再往上窜一窜,经不住同业挖角,于是另谋高就。

  当老法代表新东家,找那大客户签协议时,却被对方董事长一票否决,理由是:原公司服务很好,更换理由不充分。

  这批复仿佛棒槌,打了老法一个猝不及防,更让他难受的是,新东家也没兑现当初承诺的待遇,理由嘛,你可想而知......

  老法纠葛两难,懊恼不已。

  所以,人贵有自知之明,分不清自己能力边界的人,最终难逃悲催来袭。

  就像李尚龙在《要么出众,要么出局》中所说:

  别把平台当作你的能力。你要明白,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离开平台剩下的,才是你的本事。

  现实中,多少人都将平台赋予的,理所当然视为已有,天真的以为,那一路的繁花似锦都是自己的一手栽种,怎知没有风调雨顺,没有肥壤沃土,路的尽头只会萧瑟满目。

  所以,你必须分清,那满身的光芒是自我的透射,还是所处舞台的映射?

  4

  为什么写这篇文章?难道只是为告诉你平台有多重要?

  当然不仅如此,我还想告诉你:个体与平台是一种共生关系,在入世初期,你要拥有站在平台上的潜质,在生涯后期,你要拥有脱离平台的能力。

  在脉脉上看到一则匿名留言,是深圳某知名通讯公司一工程师所写,他在这家企业原本极为优秀,待遇也很丰厚。

  谁知风云突变,众所周知的原因,他现在竟然需要重新找工作。

  去一家公司面试后,万念俱灰。

  他说:面试他的公司,和之前公司完全两个领域,虽然都是产品研发,但相去甚远。

  自己说的术语面试官完全不懂,面试官提的问题,他也莫名其妙,大家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是两套不兼容的系统。

  那工程师的处境我能体察:

  他长年固定在那个岗位,工作按部就班。公司如同一台大机器,他已变成一颗订制化的螺丝,无法在别的机器上使用。

  这就是个体被平台同化的一个典型表现,正如《人类简史》的那句名言:

  你以为是人类驯服了麦子?其实是麦子驯服了人类。

  当你在平台上游目骋怀,感慨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之时,也要当心被平台捆绑,最终落下个天高任鸟摔,海阔任鱼呛。

  所以,你要时常问问自已三个问题:

  假设你所处岗位没了,你能干什么?

  假设你所在公司没了,你能干什么?

  假设你所在行业没了,你还能干什么?

  如果一个都回答不上来,那么你要当心了,因为离开平台,你可能什么都不是......

分享:
cache
Processed in 0.00969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