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总裁班报名电话

010-62760270

010-62753413

首页 > 新闻资讯 > 北京大学荷兰欧洲商学院EMBA学位班告诉你创业一定要做出吃苦的准备

北京大学荷兰欧洲商学院EMBA学位班告诉你创业一定要做出吃苦的准备

北大总裁班 2019-03-07 新闻资讯 194

  锐风行(430194):主要面向电视媒体提供虚拟视频植入的创意和技术服务、影视包装和动特效技术服务。目前介入影视节目内容创作领域,将业务领域拓展为影视技术服务提供商、影视节目内容供应商和文化创意产业运营商。

  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一区三号院,一个闹中取静的幽静小区。2015年盛夏的一天,记者来到这里,探访新三板第一家影视艺术制作类上市公司:锐风行(430194)

  挑战自我跨界创业

  “锐风行是由好朋友孙剑在2009年出资十万元创办的,当时的锐风行由于资金少、业务也不多,经营状况很不稳定,到了2011年财务状况更是岌岌可危,焦头烂额的孙剑找到家里,希望我爱人丁颖注资接盘。我爱人虽然看好这个行业,但由于身体状况不佳无法坚持日常工作,于是动员我辞职下海。我那时还是公务员,政府机关工作虽然稳定,但内心深处也有创业的欲望,感觉是个机会,或许这一辈子能奋斗出别人两辈子的精彩?”

  于是在2011年一个暖暖的冬日,39岁的张磊,走出了政府机关的大门,辞职下海加入了锐风行。

  一个外行,跨界搞文化艺术公司,并带领公司在新三板上市,走上发展的康庄大道,张磊对这一路的创业心得,颇有感慨。

  梳理团队凝聚共识

  2011年年初,张磊进入企业的时候,作为一个专业上的外行首先接手的是公司行政人事等辅助性工作,学习业务、了解情况。当时企业近百员工还在一个地下室办公,环境乱哄哄的,而这个行业的员工又多是技术和艺术型,个性非常强,不那么好管理,且专业人员流动非常大,还自视颇高,都觉得自己是艺术家,甚至有些员工居然在面对甲方客户提出来修改要求时直接顶牛:“这是艺术,你懂不懂?”特别不好沟通,导致公司在市场工作中经常很纠结。然而当张磊去做工作的时候,员工这样顶他:“张总,你说的是生意,我说的是创意。”于是张磊下定决心换血,对不听公司招呼,无论是艺术总监、创意总监还是制作总监,无论是多么重要的岗位,愿意走的决不挽留,设法再招好沟通、顾全大局的,空档期再难公司也挺着。为什么?

  张磊说:“公司要生存,发展空间决不能被部分员工追求自我想象中的个人艺术能力高度展现所绑架。公司每一单业务都来之不易,是招投标来的,做的是甲方定制产品,合同里写着修改至甲方满意,这样人家才收片、才结账。你一再追求你的艺术完整发挥,但消耗的可是公司资源,如果在这个问题上跟公司不能达成一致,你再有艺术高度,公司真的用不起。”

  就这样,张磊把不能配合公司管理层,不能配合甲方,顽固坚持盲目艺术路线的员工纷纷解除了合同。这需要勇气:“因为我不会干,如果我找不来人,又让他们都走了,公司有可能就做不下去。但是如果由着他们,那就是一条不归路,公司扛不了多久必垮。业务团队一定要和领导层合拍,统一向一个方向努力,这是必须的。在下决心调整了一茬人后,公司的内部管理终于顺畅了。”

  做文化创意产业,张磊感悟,坚持商业化很重要,一定要把商业化和艺术性结合起来,甚至商业化还要在前面一些,得按市场经济的规律办事。当然我们尽可能做到找一个很好的平衡点,既表现艺术,也能够符合市场要求。

  企业要发展,人才很关键。但是,怎么定义人才?张磊的筛选标准之一,就是大家能不能思想一致,凝聚共识,往一个方向努力?张磊说,这个太重要了。能够一起走的才是人才,或者说这个人才对公司才有意义和价值。没有这样的团队一起跟随,你光有钱没有用,因为钱本身展现不出任何艺术来。

  上新三板财务规范获益

  进入锐风行一年后,公司开始进入良性发展阶段,张磊终于缓了一口气。在一天晚上,他清楚的记得那天是2012年6月2日,在和朋友的聚会中,张磊首次接触到了券商。相谈甚欢中,券商问他是否愿意通过走资本市场的道路来发展公司?“上市?我们公司行吗?”张磊来了兴趣。

  第二天,券商应邀带了4、5个人到公司来会诊,主要是看公司财务情况。看了一天,到了晚上说:“你们财务基本规范,没有硬伤,挂新三板问题不大。”张磊一听乐了,财务规范这块真是得益于自己夫人原来是学财务的,自己下海后没少指导梳理。“正是因为我们的帐目清楚、规范,所以在后面很多事情上给我们省了不少劲。”

  新三板挂牌,各项中介服务费用一百多万,这对于一个创立刚满三年的中小企业而言成本真是不小,公司内部也有不同意见,认为钱花了也未必就一定能挂牌成功,风险太大;即使成功了,以后会面临太多的条条框框约束,经营成本大增,对公司发展真的好吗?但是张磊坚持认为通过上市过程的规范和梳理,能够帮助公司进一步规范管理,更重要的是,引入一股活水,帮助公司开辟一个新空间,是一次重大机遇,绝对不应错过。为了尽快统一内部意见,张磊决定出资购买公司全部股权。

  于是在6月4日,与券商说定以6月30日作为基准日,公司进行增资、股改。为了购买公司股权并将公司注册资本增加到新三板门槛以上,张磊在家人的支持下紧急开始了“砸锅卖铁”,终于按期完成了公司的增资及股改工作。过了这一大关,后面就比较顺利了,经与券商等各中介机构密切配合,在12月31日,2012年的最后一天,锐风行在新三板成功挂牌。

  回顾上市过程,张磊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企业财务一定要规范,很多创业公司的挂牌工作都是绊倒在了财务审计这一关上。在影视行业,比如拍一些宣传片,需要骆驼、需要马队。有专门干这个营生的,拉10匹马、10匹骆驼过来的,说好了多少时间、多少钱一匹马或骆驼,用的话就给人家点钱,但是要发票没有。这时就要选择,如果公司找能开发票的公司合作,成本高出一截;要想贪便宜,各项开支都点现金,那帐目就没法见人,全是条子。多数企业在此问题上都会纠结,但是锐风行选择承担这个成本,保持了财务规范。张磊说:“虽然一定是贵,成本高,但这就是规范的代价。财务一定要规范,换句话说,税钱,你说是大钱,的确不小,但是如果公司真的能发展起来,那也不大。咱不能眼皮子太浅,要算长远账。如果你想办一个规范公司,市场会对你有要求。回过头来说,财务不规范关键时刻会误事。等你想明白的时候,你想规范公司财务的时候,可能那代价更惨重,而且还有时间成本。因为你不论挂牌也好、上市也好,都是要求几年规范期的。你往前推,财务的硬伤改不了,只能从今天开始规范以后几年,会错过机遇,这就是时间成本,这也就是一些公司不得不花大代价想要买壳上市的原因。”

  趁势转型突破天花板

  新三板挂牌前,有一家投资公司(现在也上了新三板)曾经来公司调研,虽然没有往后谈,但是他们当时提的一个问题触动了张磊——“你在不缺钱的情况下,公司能发展成什么样?”

  张磊后来狠狠的琢磨了一下。当时公司主要的业务客户是央视、北京电视台和部分地方卫视。他算了一笔帐,把同行业做这块业务的业绩全算成锐风行一家的,大概也就2亿左右的规模,当然这是不可能做到的。这一锅里本来就这么多饭,不可能一家独吞,全国同行业几百家,具备一定实力的几十家,各家一分,行业的天花板就在那里了。张磊开始动转型的心思了。

  影视文化产业链条很长,锐风行主做的是后期制作这一块的特技特效业务,要想挑破这个天花板往上盖楼,怎么办?产业链条就得拓展。那么特效这节链条前面有什么?有拍摄、剧本,从创意剧本到拍摄到后期制作再到发行,就是影视产业全链条。锐风行要挑破天花板,就必须往前做。

  往前做没有人才,怎么办?这两年,公司核心团队的主要精力就是去行业市场上、去社会上交朋友、物色人选。就在今年,我们终于与行业前辈张华老师的取得了相互信任,并说服其加入我们这个创业团队出任CEO。张华老师长期在央视工作,曾担任中视影视的总经理十余年,组织拍摄过几百部片子,这方面资源非常好,是影视行业一个旗帜性的人物。“有了这样的人才,公司才敢走影视内容这条路,没有这个人,我不敢做。”

  张华来了,但他一个人干不了,也得要有关张赵马黄,那公司得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今年5月,张华老师把他“辞职创业”的旗号亮了出来,马上就有7家影视公司表示愿意合作。锐风行与券商进行沟通后,决定采取并购方式迅速解决业务团队瘸腿的问题。选择能并购的标的公司,主要还是看财务情况。不出所料,大多数账目比较乱,短期不好解决,但也发现杭州一家公司财务还算规范,这就比较顺利了。7月6号,锐风行公告停牌,目前正在走并购程序。“并购完成后,公司影视内容业务就有了胳膊和大腿,今年下半年和明年年初,锐风行有三部戏要拍。原来是影视技术服务提供商,现在要转型成影视文化内容提供商。”张磊充满信心地说。

  “新并购的团队擅长拍谍战片,那公司就尽量不让他们去拍武侠片。好比这是一个乒乓球运动员,总让他去比游泳是不行的。所以一段时期内,我们会围绕着谍战片做文章。然后我们可能再继续引进人才,不断丰富未来的产品结构类型。转型到影视文化内容提供商,每年几千亿的市场规模,这就跟从前完全不一样了。”

  锐风行在新三板挂牌之前,一年利润是100万左右。这两年每年保持着不低于30%的增长,但是以后就不一样了。“今年年底公司业绩会开始有大幅度增长,不一样就是在这里。原来我们就像是一个装修队,每年攒鸡毛凑掸子,现在终于有机会去做开发商出品自己的东西了。转型打开了公司发展的天花板,资本又帮助我们有底气去转型,迈上这个台阶。”张磊乐呵呵的说。

  把握自己的融资节奏

  上新三板这两年。锐风行只引进了一个投资人:北京中诚永道投资管理中心。为什么要引进这个投资人?“并不是多么缺钱,但我一定要引进一个,公司必须要得到专业投资人的认可。投资公司的进入,给公司带来了自信,看到了如果企业真能做好,那市场上就真有人肯为你买单,来支持你更快发展。”

  有些企业上市后将融资用于了买房置地,更换办公场所,换好车,改善公司形象。但是在这方面,锐风行并没有做改变,挂牌前什么样现在基本还什么样,很朴素。为什么锐风行没有再融资?张磊说:“因为我不能为了融资而融资。这些年我们一直做的是乙方,什么叫乙方,就是先拿定金后干活,人家先给你50%定金了,只要不是反复修改烧成本,基本上我就不会太赔钱了,后面我服务好,就是利润。文化创意产业的毛利率还是比较高的,有一个老师曾跟我说,如果低于75%的毛利率,那就不叫文化创意产业。行业现状虽然没有这么喜人,但资金压力不是很大确是实情”

  所以,在完成业内转型之前,锐风行没有再对外融资。钱拿过来干什么?目前的天花板没有突破前,就是白白的稀释原有股东的权益,资本是需要有回报的。换句话说,不把天花板突破,投资者企盼回报,创业者拿什么满足资本的要求?

  张磊说,现在锐风行具备了转型条件,要做内容了,这下真需要钱了,下一步会启动再融资。“以后就完全不一样,要投拍剧了,去年年底我们跟一个大编剧谈,光剧本费就1000多万,就是稿筹。以后还要请导演、演员,还要拍摄、制作、发行,完全是另外一个用钱的概念。以后没有人给你定金,都是自己投。你要不先投,别人也不会跟投,自己的产品自己都不投,代表你自己对这个产品没有信心,那谁还敢跟你投?换句话说今后钱有用途了,所以我要融资了。”

  而一旦决定融资,张磊的思路是要“把杯子变成缸”。他指着茶桌上的一只小茶杯说:“刚挂新三板的时候,我就是这么一个杯子,资金是水,人家真心诚意往你这灌,能灌多少?也就这一杯子。那我为什么几次砸锅卖铁,家里卖房子,来增资扩股?我就是要把茶杯要变茶壶、水盆、水缸,我得把这个盆子做大了,才能装更多的水。我砸锅卖铁、义无反顾,就是告诉大家我对自己的事业看好,对公司的前途看好。”

  张磊认为,锐风行融资需要考虑投资的性质、融资的代价,不能给钱就行,这不是创业正途。自己家的孩子不能轻易交给别人,这事才正常。光想着融资,原有股东都不在乎自己股权被稀释成什么样,人家资本不傻。资本来投资企业是为了拿钱来生钱,你连续几年总是原地踏步没有发展,一旦投资方启动退出机制,企业就完蛋了,连灰都剩不下。作为创业者,自己的企业和多年心血、市场名誉都不要了?所以锐风行融资一定会慎重。

  股权分配创业体会

  这次张华老师加入公司是通过定增持有了约10%的公司股份。当时,券商的建议就是职业经理人一般都是给百分之2到4股权份额。这个建议张磊没有采纳:“不算计这个。我说您能认购多少,就允许您占多少,对您不设限制。既然认定张华老师是行业人才,未来的共同创业伙伴,得给人家一个好的条件,算是诚意,让人家更舒心的来。人家是52岁辞去公职来共同创业的,得将心比心,我说只能给您4%的份额,多了不行,这不合适。”

  张磊认为,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作为管理者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但是一定要团结好核心团队,做到推心置腹、以诚相待。他也刻意要求自己要谦虚:“我是半截下海跨界创业的,不明白的东西太多,只能四处找人、找渠道,到各种场合去学习,多听多问,看谁说的更有道理,用谁更有利于公司的发展。做不到埋头干活,那我就去抬头看路,四处打探行业信息,看别人是怎么做的,情报信息工作也是重要生产力嘛。”

  “可能因为我比较直,心里想的什么就往桌面上摆什么,反而可能更容易合作,这两年新交了不少朋友。做任何事,没有朋友帮衬靠自己单打独斗太难了。”“创业以来,做很多决定以前我都要反复斟酌,但是如果我下了决心,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做。过去在体制里边的时候,工作中遇到任何困难,后面都有组织支持、后面总有更大的领导帮你拍板,帮助你解决困难。但是自己做了企业以后,你就是最后一个,任何事情都是自己承担后果。你就是最后一关,成也是你自己,败也是你自己,你不努力不行!”

  “我一般早上5点钟起床,正常情况下7点左右就会出现在单位,但回家就没点了。我很适应、很习惯。没有付出就不会有回报,你创业,要是连自己的事都不当事,员工肯定更不当事了。创业,一定要有吃苦的准备,担当和责任。即使百倍努力了也只敢说成功在前面,但如果你不努力,何必下海创业。

分享: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7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