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总裁班报名电话

010-62760270

010-62753413

首页 > 新闻资讯 > 张肇麟:出色的领导者,从不怠慢这4件事

张肇麟:出色的领导者,从不怠慢这4件事

北大总裁班 2019-04-30 新闻资讯 141

  谈论的话题是:使命、愿景、战略价值观

  使命、愿景、战略和价值观,说起来是组织的衡量维度,实际上,贯穿于组织掌门人的领袖人格中。这些关于组织的大词,都可以显形于组织领袖的身上,从而流淌于组织的血脉之中。

  组织本身就是战略!

  在大匠塾里,企业家介绍自己的企业时,不约而同的,业务发展路线成为大家介绍的一条主线。另一条没有被谈及的路线是组织的路线——组织形式的变化。

  丹蕨先生提问:“话题为什么似乎没有必要涉及组织?难道组织的能力、结构、性格其中不是充满变化,并具有带来成败意义的大事?一位出色领导者对组织难道不是更具有深层的感悟、谋略、情感?

  大家的叙述,是否透露较为普遍的‘默认’习惯,就是把战略大体局限在产品和业务?至少在优先级上如此。如何具有更开阔的战略视野,会不会举重若轻呢?”

  什么是更开阔的战略视野?

  毫无疑问,在企业的业务发展过程中,组织一定享有同步的变化。不仅如此,企业家作为组织的领袖,无意间也在被组织改变着。而往往企业家没有注意到这一层的变化和发展。更没有意识到,组织可以发生更有利的变化,而组织的变化可能让战略变得非常出色。

  假如现在让你去华润当总裁,你会发现你的行为会发生很大的改变,战略思维变了,事业假设变了。当我们谈到自我的时候,我们太自信了,根本不知道这个自我由组织塑造着。而作为领袖,应该要成为组织的驾驭者,你需要站得更高,去塑造组织。你必须知道组织和战略之间的关系。

  这就是全世界关于战略的第一号理论:战略是关于组织结构的问题。组织架构不同,战略自然变化,组织架构本身就是战略。组织如果得到优化,更适应战略,更适应行业特点,战略就已经发生变化,组织的运行轨迹也将发生变化。

  战略是整个业务的逻辑。战略不外在于企业家,它是内化于企业家心灵的产物。不同的企业领袖,思维模式不一样,于是成就了不同的战略——这就是领袖思维。

  一把手头脑锐利、思维敏捷、工作勤奋,带着很强的憧憬正在上升。这个时候应该对自己有一些突破——一个领袖是在组织上面的。领袖对组织的全部问题负责,所谓“万民有罪,罪在朕躬”。

  退一万步,即使不当总裁,不当企业领袖,这也是做人的道理。当我们谈使命、愿景,价值观时,要说的就是做人的时候,活的比较明白,知道我在干什么。不会因为一些小的感受,放弃了我正在做的重要的事情。我真正的感受应该跟我的目的相关,这时候,豁达和明智就在企业领袖身上升起。

  使命:信在先,24K的真诚

  一个组织是有灵魂的,企业的精神层面,第一个就是使命。

  我们活着,每个人有使命吗?每个人每天要面对很多欲望和所谓的成功追求,我们每天在里面游荡,像个无头苍蝇。成功也是一天三变,很多企业快生快死。使命到底是什么?

  有多少人真正能够沉下来心来做你的事情,始终沉在这里,并且让整个组织,组织里的所有人,产生一个组织意志。就像蚁群。当你把蚂蚁的山头揭掉,蚁群立即陷入混沌,但不出5分钟,秩序重新出现,各有分工,各有各的行动轨迹,令人敬畏。

  我们的组织里面能不能形成组织意志?能不能建立这种精神统治?我说的精神统治,包括对自我的统治,不是控制,而是说组织能够实现更高水平的协同,从而减少内耗。使命,就是这样共同的组织信念,有了这个共同的信念以后,很多的短期摩擦、不一致,都能很快化解。

  我们谈到使命的时候,从外面看就是人的本分,你因此而存在,为了它而生。你要知道你将要做的事情是为什么而生,然后你解决所有的利害问题就会变得非常云淡风轻。但是使命之难,难在需要十足24K的真诚。

  我们平常都不真诚,做业务做久了,已经形成了一个恶习——很多事情都是权宜之计,烧香拜佛也是权宜之计。

  我们总把正经事放到明天做,今天先干今天得利的事,最后临到死,还没有真正找到使命。按照伊斯兰先知穆圣的话,当你站在人生路程的终点去思考,整个人生到底干了什么,只有终点思维最清楚。如果以一颗将死之心去审视人生,什么事让彼此觉得一生过得值得,那件事情就是使命,然后把这个站在生命终点找到的值得的事情拿到当下来,就成为我们当下的目的。这里有一个心学的翻转。

  使命,从外边说是本分,从里边说就是心宅。有了这种信念,心就安稳了。没有这个信念的时候,心就在欲望里摇荡。但是,使命不是想有就能有的。这就是宗教讲“信在先”的道理。其实信在先,也就是一个听讲的敬畏姿势,因为正信也是心证之后的事情。

  愿景:情景化,真切的感受

  我们还需要有一些东西来支撑使命,来考验我们的真诚。

  假如你真正在真诚地履行使命,并且已经取得初步成功,你会进入那样一种情景:不久的将来,我在行业会处于什么样的地位,为多少人进行了服务,掌握了怎样的战略控制力……这就是愿景。愿景首先是情景化的。

  在我高考之前,做了一个心脏手术,身体很长时间相当痛苦。备考的时候,我桌子前就放了一张交大图书馆的图片,那是我的志愿。看着这张图片,我觉得已经身临其境,已经走进了交大的校园。整个的身心状态,一切都具像化了,这就是愿景。

  愿景就是让“使命”变得更加具像和真实。愿景把使命情景化,一旦情景化就不再是理性了,而是有丰富的感受。感受出来心才在,感受没出来心灵是不完整存在的。

  所以,在制定愿景的时候,愿景和使命之间具备这种紧密的联系:愿景让使命变得具像。

  战略:一颗使命之心的行动

  很多企业在制定战略的时候,战略跟使命没关系。使命写得高大上,战略很具体、很现实,甚至短视。战略实际上是一种智慧,一种心智,是有一颗心在思考。这个心智是使命的心智,它更加脚踏实地,它是实力,它有明确的步骤,有各种响应的手段和措施.

  战略实际上是使命的一颗心在思考。实现一个战略的达成目标,会变成愿景,愿景是连接着使命和战略之间的桥梁:实现了5年战略目标,企业会变成什么样?这个未来的情景,将在履行使命的道路上,不断被证实。

  一个真正了不起的企业家之所以成功,其实战略没什么了不起,聪明程度也绝不比常人高,但他们有一点——最成功的人,他不口是心非。

  他在他的部属、同仁和家庭中,力量表现根本不是张牙舞爪,纯粹就是内在的,由内而外的,心灵十足的真诚。这种真诚体现在思维敏锐、行动果断,不会患得患失,勇猛无比、迅速无比,但是极其的朴实,而且能忍你所不能忍,能忍辱、能忍痛。而你认为他在忍,他是无所谓的。当我们真正真心实意的时候,我们有很多的勇气和力量,恐惧便不会出现。

  所以,愿景是使命和战略之间的桥梁,它把战略实现的具体目标情景化,这个情景完全符合我们的使命,三者之间一以贯之。

  价值观:安身立命之所

  有了使命、战略和愿景,还不够。

  回到世俗的工作环境,总会遭遇一些艰难处境。在面对这些矛盾、分歧和困惑的时刻,应该怎样行动?价值观起了作用。

  联邦快递有一条重要的价值观:准时送达。有一天快递员所到之处下了一场大雪,还差最后一个邮包。大雪压断了桥梁,怎么送达?这个邮包涉及到50美元的利润,但是快递员首先想到的是整个公司的价值观:不容置疑的,必须准时送到。

  快递员第二天去跟老板汇报,他告诉老板一个好消息:昨天这么恶劣的天气,所有的邮包全部准时送到;一个坏消息:为了赚这50美元,我花了500美金雇直升飞机。老板什么反应?当即给了他一个奖励!于是这个故事成为传遍世界的美谈。

  这个故事,讲的就是价值观的重要性——为了价值观我们绝不动摇!绝不妥协!

  价值观,就是真正维持公司命脉的,安身立命的几个关键点。在让我们产生动摇、困惑、举棋不定的时刻,产生矛盾、分歧和冲突时,能够抓住的几个关键点。其他的都可以有弹性,这几点坚决不能动摇。

  这几个关键点就是价值观,所以真诚的价值观一般不超过5条,以3条为好。

  长久地坚持这几点,会给一个组织带来福运。不能突破,不能僭越,这就是你安身立命之所。价值观从哪里来?还是使命!任何短期利益都不能摧毁它,因为这是一个组织生命里最重要的利益,是灵魂的利益,核心利益。

  企业领袖的心灵修炼

  这些就是组织的精神建设。如果我们不是企业领袖,这些建设可有可无。如果是一个长期能够领导企业,建立惊人业绩的领头羊,这些建设是必须的。一个国家也是如此。国家繁荣昌盛的时候,大家充满使命感,价值观清晰;而国家崩乱之时,也是这几点上出了问题。国家如此,企业如此,家庭也一样。

  组织里最高层的精神建设,方法很简单。

  就是一把手身体力行。这件事情最困难也最容易。最容易,马上能做;最困难,是你做不到,因为有各种欲望,短期焦虑。

  然而有一个事实:我们经常感觉灭顶之灾到来,不这么干就活不下去了,不得不苟且一下。后来发现,我们终于没有苟且,也没死掉。摔落低谷绝处逢生,在反弹的时候出现了一些奇花异景,让我们活得更好。

  这里有一个重要的人生启示,我们焦虑的事情通常99%以上不会发生。

  换句话说,当我们真正的淡定从容,真正坚定地走在履行使命的道路上时,实际上是相当安全的。反过来说,当我们为了焦虑而付出太多注意力的时候,并没有让焦虑的事情远离,焦虑让我们的生活质量大大下降,我们的生活因为焦虑而黯淡,而不是因为焦虑的事情真正发生。

  为什么焦虑一直如影随行追着我们,是因为我们还没有真正坦荡地走在最正确的道路上。

  使命、愿景、价值观,这三方面是有机组成部分,它们不是线性关系,而是化合关系。三者不可分割。当我们有了领袖的这颗心,谈组织的时候,就是在谈战略;谈战略的时候,从来不可能离开组织。战略最终是由组织和组织过程去承载的。

  我们从一个简单的业务领袖,从一个商人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然后成为一个企业领袖,一个行业楷模,这些是必须的修炼,这是心灵修炼。要达成这样的智慧,要把这些修炼融入我们的骨血,让它变得炉火纯青。

  丹蕨先生(张肇麟),翰澜书院创始人,正和岛·翰澜大匠塾首席导师。

  翰澜书院是丹蕨先生和同仁、弟子一道发起的共修、学习的道场。翰澜书院开办大匠塾同修课程,也兼开办企业家内部团队“神效运作”的栋梁塾课程,在极富慧根的重量级人物中间择机也有深修学习的“丹蕨私授”翰澜五功课程。

  先生的学问从无教门、法门拘泥,从不故弄玄虚,先生跟学生弟子千遍万遍讲的只有两点:真心实意、聚精会神。

  弟子门徒常常询问如何介绍先生,先生回答:“天下第一百姓。做普普通通的人,讲真真切切的学问,求极致究竟的道理,过乐乐呵呵的日子。”

分享:
cache
Processed in 0.005935 Second.